1. <dt id="svff4w"></dt><ins id="svff4w"></ins>
      2. <option id="svff4w"></option><thead id="svff4w"></thead><table id="svff4w"></table><button id="svff4w"></button>
        1. 手机访问
          爱开大学生情感生活

          我们深爱却相隔两地,华丽开始终黯然收场

          分离也许是最好的结局
           
            荆楚网(楚天都市报) 记者 张庆
           
            阅读提示:她与他尽管深爱,却相隔两地。现实一次又一次地丈量出两个年轻人的梦之间的距离。无奈之下,他们惟有选择分离。难能可贵的是,她最终以释怀的心态,接受了这样的分手。
           
           
           
            ■采写: 记者 张庆
           
            ■讲述:小雅(化名)
           
            ■性别:女
           
            ■年龄:24岁
           
            ■职业:会计
           
            ■学历:本科
           
            ■状况:未婚
           
            ■时间:5月10日上午
           
            ■地点:武昌一咖啡厅
           
            华丽开始,黯然收场。这是大多数异地恋的结局,即使是眼神羊羔一样温驯的小雅(化名),也不例外。
           
            小雅喜欢喝热巧克力,有着一颗天真浪漫的心。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小雅像田野间的小花朵儿。她很清秀,衣服上有泡泡袖和小蝴蝶结,让人想起春天的乡村。
           
            那时花开
           
            我与池危(化名)相识那年,还是1998年。那时,我们正在大冶上中专。
           
            池危是我隔壁班上的男生,我与他偶尔会在走廊上擦身而过。池危个头很高,是很英俊的一个男生,当时很多女孩都暗恋他。我与池危并不曾有什么接触。
           
            现在想来,如果不是那次同学结婚喜宴上的相遇,我与池危,这一辈子都注定是陌生人。
           
            2004年12月28日,中专时的同学在大冶结婚,请我去当伴娘。我们一大帮女孩在新娘的房里嘻嘻哈哈,有人冲我半开玩笑地叫道,小雅,今天的伴郎可是你以前的暗恋对象哩。
           
            我正要还嘴,门突然开了,池危走了进来。大家挤眉弄眼地笑:“伴郎来喽。”我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心如鹿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明就里的池危望着我傻笑。
           
            此时,池危身后突然转出来一个人,是池危的母亲。也不知是谁把我推到池危的母亲面前,喊道:“这是您儿媳。”大家又哄笑起来。池危的母亲愣了愣,我也一下子呆在了原地。这个玩笑,让我们三人都尴尬不已。
           
            那天喝喜酒时,恰巧我与池危坐在一处,我们并没有多谈什么。可池危凝视我的眼神,总像是要把我看透一般。
           
            第二天,我回了武汉。池危给我发短信,他说,小雅,你知不知道,昨天大家都夸你漂亮,我爸妈都挺喜欢你的。我心里轻轻一震,好像幸福的小旗帜在招摇。
           
            甜蜜伊始
           
            2005年2月16日,同学们在大冶搞聚会。池危问我,你来吗。我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接坐上了开往大冶的长途客车。
           
            池危一见我,原本老实坐着的他,一下子从沙发上蹦了起来。他开心的模样像个小孩子在路上捡到了一块糖。他笑着大声说:“你怎么来了?”我微笑不语。池危的眼睛亮晶晶的,一阵风似的奔了出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整整两个小时,池危不见踪影。后来,他大汗淋漓地跑了回来,递过来一盒蛋糕,巧克力,还有玫瑰。他低着头轻轻地说:“你能来,我好感动。”
           
            我不知该说什么,忙给池危碗里夹菜,看着池危狼吞虎咽的吃相,心里涌起一阵暖意。
           
            事后,我问池危那两个小时他究竟去哪儿了。池危干笑着说,看到你来了,太激动了,我一直在路上狂奔了一个小时,才想起来去给你买礼物。
           
            那晚,我们牵着手走了很长一段路。池危始终小心翼翼地拉着我,我笑着问他怎么那么腼腆,他垂着头说,一牵你的手就觉得心挺慌。
           
            我有些伤感起来,“池危,我们离得这么远,我不知道这条路我们能走多远。”我的声音开始哽咽。我很害怕,害怕失去眼前的这个男人,害怕失去这段美好的感情。
           
            池危什么都没说,只是很用力地握着我的手。
           
            回心转意
           
            我们成了幸福的一对。
           
            我的家在武汉,工作也在武汉。池危每个周末从大冶坐车赶过来看我。我们一起去江汉路吃零食,去民众乐园照大头贴,在中山公园看日落。
           
            可这样长久下去,终究不是办法。池危每来一趟武汉都要花掉不少费用,我也总悬着心,担心他会在路上出事。池危的付出,实在是太多了,我不能这样拖累他。
           
            终于,我还是提出了分手,我在电话里语气冰冷地说,池危,以后我都不能陪你了,你要好好地照顾自己。我重重地压下了电话,不给池危任何解释。
           
            周末,我去自修的学校时,在校门口见到了池危。他立在那里,像一座雕塑,眼里布满血丝。
           
            我上前问他,池危,池危,你怎么了。他怔怔地看着我,把他手中Mp3的耳塞塞到我耳朵里。我一听,整个人都呆掉了,Mp3里唱着的,正是我最爱的那首《宁夏》。我的眼泪“啪嗒”掉下来。池危的手牵过来,我却怎么也迈不动腿,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
           
            池危的同学打来电话,他说,小雅,你知道池危昨晚是怎么过的吗,他昨晚喝了大半夜的酒,都吐了,又一个人跑到网吧坐了一晚上。小雅,他是真的很爱你。
           
            那一刻我已经回心转意了。我们上了长江大桥,池危突然魔术般地变出一朵玫瑰,他递给我后,又拿过去奋力抛向长江,我正惊诧,池危大声说:“小雅,你看这样我们的爱情之花就永远不会枯萎了。小雅,我们不要分手吧。”我拼命点头,感动得一塌糊涂。
           
            曲终人散
           
            与池危在一起的这一年里,这样的分手发生了五六次,每次都是我提出的。我希望池危能来武汉工作,可池危却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留在大冶。
           
            池危的父母也为儿子着起急来。他们觉得我与池危距离太远,逐渐疏远我。他们相中了一位老战友家的女儿,逼池危去见那女孩,可池危却因为我的缘故,迟迟拖着不去。
           
            我听说了这事,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心情,对池危旁敲侧击:“你见见那女孩,说不定她就是你一辈子的老婆。”
           
            开始,池危总是反应很强烈地说,他这辈子只会娶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我。后来我说得多了,池危就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我知道,那段时间其实池危特别痛苦。因为他爸妈逼他,我也逼他。
           
            频繁地往来武汉和大冶之间,令池危渐渐变得疲惫,笑容越来越少。我们在一起时,大多时候是一起望着天空发呆。有一天,池危突然问我:我去不了武汉,你能不能来大冶呢?
           
            不可能。我很坚决地给了池危这三个字。我们开始了第一次争吵。我认为,好男儿志在四方,池危怎么就不能来武汉闯荡呢?池危认为,他身为独子,应该留在父母身边,而我一个女孩子,落户到他的家是应该的。
           
            吵到最后,我大哭不已,池危紧紧地抱着我,不住向我道歉。可我还是感觉到,我俩的感情,已经被这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距离,渐渐稀释了。
           
            上个月,池危带着满身疲惫再来武汉时,他淡淡地对我说:“我和那女孩双方父母已经见过面吃过饭了。”我早已预料到这个结局,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她长什么样?”这是我问出的第一句话。池危拿出照片给我看,一个很端庄的女孩,做妻子的最佳人选。
           
            “你们进展到哪一步了?”这是我问出的第二句话。池危沉默,不愿回答。在我不依不饶的逼问下,池危说:“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应该‘十一’就结婚。”
           
            我脑袋里一片空白,心一下子变得很空很空,好像生命中所有的颜色都消失了。
           
            “你以后要照顾好自己。”说完这句话,池危彻底地走出了我的生命。
           
            那晚,我是哭着睡着的,半夜惊醒,我想了很久,开始释怀。我不怪池危,我们即使勉强在一起,无论是在武汉还是在大冶,总有一个人要作出牺牲,总有一个人会欠另外一个人。现在的情形,对我们每个人来说,也许就是最好的结局。
           
            听见小雅说出这番话,我很惊喜。她的内在,的确要比她的外表成熟得多。从暗恋到牵手,这样一段横跨8年的恋情,虽然最终还是无可避免地败给了距离,但这段过程以及回忆,还是在小雅的青春纪念簿上,画下了一朵曾经盛开的花。
           
            记者手记
           
            再美妙一些
           
            记者 张庆
           
            两个人相爱,有许多道不明的原因。而两个人分开,只需有一个说得清的理由。
           
            武汉和大冶,是一种很尴尬的距离。它没有远到需要漂洋过海,却也没有近到让两个人能朝夕相伴。说是败给距离,其实还是败给自己。没有人肯作出牺牲,哪怕是这样一段小小的距离,都迈不过去。在真正的婚姻生活中,比这更大的牺牲比比皆是。
           
            也许,很多感情都上升不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很多问题,对于这样的情感来说,都显得太沉重。他们只是要恋爱,而不是要相守。既然如此,那么分离是迟早的事。恋人们唯一要做的,就是令这过程美妙、再美妙一些。
           
            讲述BBS
           
            为爱等待是种骄傲
           
            记者 张庆 整理
           
            张敏:长河是一个目的性很强的人,而这种心态如果用在了感情上谁还能保证会有幸福。落嫣要学会遗忘,幸福只给每一个执着的人,为爱等待是种骄傲。
           
            孟钧:事到如今,落嫣应该释怀了,从前是长河对不起她,如不释怀那就是用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那就是自己对不住自己了。再说也要为疼爱自己的父母快乐起来呀。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8-08 关注:
          相关文章
          大学生热点信息
          • 黄色雪纺连衣裙,完美展示迷人的身材曲线黄色雪纺连衣裙,完美展示迷人的身
          • 深圳街拍雪纺连衣裙美女,看上去就很美丽深圳街拍雪纺连衣裙美女,看上去就
          • 短袖t恤优雅情怀,紧绷的线条好迷人短袖t恤优雅情怀,紧绷的线条好迷人
          • 香港街拍黑色t恤运动风美女,优雅十足香港街拍黑色t恤运动风美女,优雅十
          • 深圳街拍女士牛仔裤美女时尚活力气质深圳街拍女士牛仔裤美女时尚活力气
          • 女大学生混迹足疗店,特殊交易被抓到女大学生混迹足疗店,特殊交易被抓
          • 女大学生用卫生棉条,不慎卡在身体取不出女大学生用卫生棉条,不慎卡在身体
          • 为什么校园贷受骗的大多是女大学生?为什么校园贷受骗的大多是女大学生
          • 在英国,从事性工作的大学生比你想象的更多在英国,从事性工作的大学生比你想
          • 女孩穿连体裤怎么上厕所?教你怎么穿连体裤女孩穿连体裤怎么上厕所?教你怎么
          • 宋茜毛衣搭短裙秀身材,凸显傲人身材宋茜毛衣搭短裙秀身材,凸显傲人身材
          • 田馥甄穿女装连衣裙现身 人气爆棚获保镖护驾田馥甄穿女装连衣裙现身 人气爆棚获
          • 钟楚曦修身衬衣踩拖鞋出门不拘小节钟楚曦修身衬衣踩拖鞋出门不拘小节
          • 倪妮扎马尾辫穿绿色卫衣 学生范十足倪妮扎马尾辫穿绿色卫衣 学生范十足
          • 黄奕穿雪纺连衣裙笑容温柔黄奕穿雪纺连衣裙笑容温柔
          www.canal700.com 爱开大学生©版权所有 转载请保留爱开大学生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