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訪問
愛開大學生散文隨筆

夏噪閑聊

近十幾日我們這裏天天有高溫黃色預警。酷夏中不能二十四小時把命交給空調來保吧,待在空調房裏,老是睡,骨骼,骼肌,肌肉,酸呀,疼呀,痛的。心裏苦啊,難受啊,悶得慌。這漫長的苦夏要人命,真的沒得活頭。于是把前段時間從京東書城買回的朱自清的書拿出來看看。老朱這本散文集,排版的字有的小,不能怪作者,怪現在的出版社,省紙張啊,就是把書的成本降低的,讓利潤最大化。其實也是自己老花眼鏡二百五十度不夠了。據說人從四十歲起眼睛開始老花,從一百五十度起,每長五歲就得增加五十度,最高至四百度,人的眼睛就不會再變更深度了。其實到那時,七八十歲要眼鏡幹嘛?還想繼續讀書,難道讀至死?  
當再一次讀到他的經典之作《荷塘月色》時,就想到了我老家的南塘荷花。  
南塘的荷,是我這兩年夏季背著相機走遍周邊荷塘見到長得最修長最旺盛的荷。那葉大如圓澡盆,綠油油。雨後在悶熱的微風搖曳下,葉窩深處那晶瑩剔透的水珠在裏面滾來滾去讓人惹愛。更像一把把被大風吹翻了的綠布傘,濟濟半池塘,亭亭玉立水塘中。那粉色的,白色的,盡最大力氣把自己的荷花朵開大到極限,撕裂出均等並疊在起且錯落有致的瓣兒,朵朵怒放的花似美少女的笑臉。有的躲在綠色傘下,害羞地向岸上的人們張望。有的高挑而出綠葉好多,高傲地露著颀長的脖子,頻頻點頭並在夏季狂躁的風聲韻律裏跳起芭蕾來。也有很多含苞待放的蕾,也有不少花瓣垂落,露出禿禿的頭頂,把果芡藏著裏面。就是這些飄香的荷紮根在半塘水半池荷的南塘南岸,硬是浮托著北岸的梵行寺,把寺院裏雙面觀音高高的簇擁在千萬朵荷花之上,讓不好色的觀音菩薩也色醉。  
這麽美的豔色,讓蜻蜓不懼千裏而至,讓蜜蜂團團轉,也讓臭名昭著的蒼蠅也涎皮賴臉地飛了過來,強行地與荷花深吻。色,好色之徒從四面八方而聚家鄉古鎮南塘,當然也包括我一類的好色者的攝影人。更有甚者,蜘蛛俠把荷花的黃燦燦的心一層又層裏圍上粘粘的網,並無聲無息地蟄伏在網邊。仿佛說,這花色誰想染就得丟命,讓我果腹。以色爲生而使仙人跳才是我的聰明選項。  
若在月兒圓圓的夜晚,輕輕地徘徊南塘荷花邊,我也會寫出一篇散文《荷塘月色》來,說不定能讓讀者贊口不絕。  
人皆苦炎熱,我愛夏日長。我更憶兒時的夏日,尤其夏夜。
兒時那時夏天沒有如今“活受罪”的感受。那時成日半夜沒有電,更不要說空調了,長什麽樣都不知道,就能購買得起電扇也不過是在三十多一二年前吧。在十歲前,生在農村的我們,尤其是男孩子,特別在夜晚,三四歲的赤身裸體地跟著七八歲依然穿著開檔褲的,上身赤條條地大小孩,在村莊裏追著火螢蟲跑。一只手提著空的白酒瓶,一只手拿著芭蕉扇。玻璃瓶裏放進了許多剛捕捉到的一亮一閃的燈火蟲。大人們特別關照,這蟲兒不能鑽進鼻子裏,它會從鼻孔道裏鑽到大腦中,把腦漿吸幹,人就會死了。當時特小心,特留神,用扇子拍下一只後,就得小心翼翼地放入酒瓶裏並用紙塞上口。往往第二天一早再看時,裏面的螢火蟲都因缺氧死亡。  
還有一趣事也是難忘的。夏夜裏家家門口外,露天裏,把木板床擱著,有的支著蚊帳。那年代的蚊帳不同現在的透明,是用水紗布且是比較厚實的,是人工一針一線地縫成,根本看不到裏面。有些壞大人唆使我們小男孩,去莊最後一排最東面一家,去掀起蚊帳,那家帳子裏有西洋景。我們三五個大點的男孩,蹑手蹑腳地去把拉得嚴嚴實實的蚊帳猛地撩開。啊哎,裏面是一對小情侶正在親熱中,被一聲恕吼及謾罵,嚇死了寶寶,趕快逃。躲在屋後陰暗樹叢裏的那些壞大人正在偷偷地壞笑!  
嘿嘿嘿,你讀後還覺得那夏天熱嗎?酷暑難耐嗎?神奇的夏天,讓人神往的季節!  
在夏季,在農村早上能吃上油條和稀飯是最幸福的事情。買一根油條加上一碗稀飯,再來上一小碟毛豆米炒水鹹菜,吃得噴噴香。吃著咬著嚼著,尤其在夏季的早晨,在大榆樹的涼風下,把還有余熱的彭脆的金黃的油條的一端放在滾燙的稀飯中,見原本又油又硬的油條,在碗中稀飯湯裏軟化了,泛起圈圈油花,夾一筷子青豆鹹菜先送入嘴裏,再把嘴貼近碗邊,用筷子把那軟軟的油條拌著米湯米粒撥入口中,這就是對填飽肚子先前的味蕾享受的過程。  
記得記得,能隔三差五的吃得起油條是在新中國第一代最高領導人駕崩後一兩年,農村正在開始議論紛紛討論如何分田到戶,那時我有十三四歲了。就是我居住的劉李莊,二三百戶人家,有一戶農家人炸起油條來,做起這一行買賣來。  
在碩大且雜亂莊台上,房屋東倒西歪,豬養在自家門口,雞養在屋內,狗趴在東山頭草堆裏。這就是雞糞豬屎狗尿滿地可見的劉李莊。其中李莊組裏有位村民叫孫大娘,每一天三四點就得起床,與她拖油瓶的大兒子忙碌開來。揉面團,燃起煤爐,燒開油鍋。把團面分成一段又一段,然後用兩手一扭一捏一抻一拉,迅速滑進滾開的油裏,只聽見,嗞嗞聲,白又長的面段起變化了,鼓起來了,漸漸變大,面條裏被炸空了,顔色金黃,時間不能長,否則焦了,要見好立即撈出油鍋。這一過程是技術活,由孫大娘來完成。  
何爲拖油瓶?小孩子不懂,問大人,也不說,還去去去地把小孩攆到一邊。後來在與拖油瓶同村同組的小夥伴,我的同班同桌的同學處才知道的。  
孫大娘在未嫁到李莊組前,是位皮膚白淨,長瓜子臉,長頭發,眼晴大大的,據說是會說話的,其實就是有勾引男人的目光,抓住男人的色心的那種樣子吧。所以未婚,在十七八歲時就被某位男人下了種,具體這種是那個男人的,她也不知道。那時代,男人風流付出的成本極低,因沒有DNA鑒定一說。又沒有人流之說,所以那年代做女人難,做風騷女人更難。只得捧著日夜見大的肚子,找個本就難娶到老婆的有問題的男人遠嫁了。要不了三四個月就在夫家生下了與這男人沒有半毛錢關系的大兒子。這就是孫大娘的拖油瓶的兒子。  
油條炸出了一大堆,拖油瓶用塑料布把它們包好,放在兩只油乎乎,黑裏透亮的大竹藍子裏,挑在肩上,邊走邊吆喝:賣油條,熱乎乎的油條。未見不到人,那叫賣聲早就在村莊上空回蕩著。因拖油瓶,從小到大,那時賣油條時也不過十五六歲吧,比我大兩三歲,從沒有進過一天書房。  
再說孫大娘吧,那肚皮也特靈,因性感強大,所以她的男人如獲至寶,當然性生活特別美滿,幾乎隔一年就生出一個孩子且男孩女孩不問,連續四年下了三個,後來醫療水平提高了,中國起步抓計劃生育了。聽大人說過,孫大娘沒有人動員,是劉李莊第一個躺在鄉政府醫院病床上去做結紮的適齡生育婦女。賣油條,做買賣,也是下橋鄉第一人。可惜沒有抓住機遇,沒有發揚光大,否則如同溫州義烏拿雞毛換商品一樣一樣的,說不定到現在劉李莊跟義烏有一拚。  
後來那油條香不再有了,可能跟孫大娘丈夫有關,逼那拖油瓶的大兒子跟建築隊去做泥瓦匠了。家庭油條坊就永遠地關門大吉了。拖油瓶一直沒有成家,現在過得還好?孫大娘還在否?離家二十多年了,漸漸忘掉了,也沒有打聽過。  
往事不可忘,往事應回顧。孫大娘的油條香只能回味了。  
突然電跳閘,空調不再喘著粗氣,安靜地閉上了嘴。我合上朱自清的散文集,走出門外。外面驕陽似火,七月流火,瞬間大汗涔涔,汗流浃背。我在高溫裏熱昏了頭,再也想不起可聊的事了。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9-08-08 關注:
相關文章
大學生熱點信息
  • 黃色雪紡連衣裙,完美展示迷人的身材曲線黃色雪紡連衣裙,完美展示迷人的身
  • 深圳街拍雪紡連衣裙美女,看上去就很美麗深圳街拍雪紡連衣裙美女,看上去就
  • 短袖t恤優雅情懷,緊繃的線條好迷人短袖t恤優雅情懷,緊繃的線條好迷人
  • 香港街拍黑色t恤運動風美女,優雅十足香港街拍黑色t恤運動風美女,優雅十
  • 深圳街拍女士牛仔褲美女時尚活力氣質深圳街拍女士牛仔褲美女時尚活力氣
  • 女大學生混迹足療店,特殊交易被抓到女大學生混迹足療店,特殊交易被抓
  • 女大學生用衛生棉條,不慎卡在身體取不出女大學生用衛生棉條,不慎卡在身體
  • 爲什麽校園貸受騙的大多是女大學生?爲什麽校園貸受騙的大多是女大學生
  • 在英國,從事性工作的大學生比你想象的更多在英國,從事性工作的大學生比你想
  • 女孩穿連體褲怎麽上廁所?教你怎麽穿連體褲女孩穿連體褲怎麽上廁所?教你怎麽
  • 宋茜毛衣搭短裙秀身材,凸顯傲人身材宋茜毛衣搭短裙秀身材,凸顯傲人身材
  • 田馥甄穿女裝連衣裙現身 人氣爆棚獲保镖護駕田馥甄穿女裝連衣裙現身 人氣爆棚獲
  • 鍾楚曦修身襯衣踩拖鞋出門不拘小節鍾楚曦修身襯衣踩拖鞋出門不拘小節
  • 倪妮紮馬尾辮穿綠色衛衣 學生範十足倪妮紮馬尾辮穿綠色衛衣 學生範十足
  • 黃奕穿雪紡連衣裙笑容溫柔黃奕穿雪紡連衣裙笑容溫柔
www.canal700.com 愛開大學生©版權所有 轉載請保留愛開大學生版權信息